1. <tbody id="uj9tj"><pre id="uj9tj"></pre></tbody>
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      又到桃红柳绿时

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4-12 10:10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范建生 编辑:向磊

      范建生

      桃红柳绿是乡村的色彩。

      桃花是太阳抹在春姑娘脸上的胭脂,而柳荫则是春姑娘的绿裙。

      春天里,桃花嫣红,柳枝碧绿,成为历代诗人唱吟的内容。唐朝诗人王维把这两种植物同时写进《田园》诗:桃红复含宿雨,柳绿更带朝烟。从那时起,桃红和柳绿便连在了一起,成为春天的代名词,化为田园郁郁葱葱的图腾,并赋予吉祥幸福的含义。

      在庄稼人的眼里,桃树朴实,柳树飘逸,是农家的伙伴。依山傍水修屋建院,少不了桃红柳绿的点缀。

      走进农家柴门,只见一树桃花伸出花枝打着朵儿大大方方欢迎你,那喜庆的色调,让人眼前一亮,刹那间释放了所有的郁闷和烦恼。漫步池塘边,一池瘦水也丰腴了起来,有姑娘在浣纱洗衣,沿塘边一圈柳,飘飘摇摇。此时是去乡村采风的最好时节,有画家在这里写生,有摄影师在这里拍照。而我在这里留恋,捕捉那一份远去的乡情乡愁。乡村的桃红柳绿,赠我以浓浓的缱绻。

      农家之所以喜欢种桃栽柳,还因为它既经济又实惠。初夏,柳树长成一片绿荫,可以遮阳乘凉,桃树也结出了果实,可以品鲜解渴。野桃多毛,果小酸口,被遗弃在荒野里自生自灭,但在物资匮乏的年代,却是小伙伴果腹充饥的乐趣。农家多种白花桃,果大核小,香甜脆口。待到太阳把每个丰满的果子都亲吻了一遍的时候,桃子就成熟了,挤成一团,红着脸,害羞地躲在枝叶里。掰开果实,里面暗藏霞云,一口咬下去,蜜汁染红了嘴唇??腿死戳?,现摘现洗现吃,走的时候还揣几个带回去,许是无桃不成礼。

      漫步山野,你会发现,一棵桃树和一枝杨柳,不论是独处在山坡田园,或是溪边河畔,都能够撑起一片风景。但是如果把它们整合在一起,则又是一番景象。

      千亩桃园在我的想象里,是数以千万的花朵,挤挤挨挨,密密匝匝地凑成一片海。起风了,浩瀚的花海,在山村摇过去荡回来,连绵回旋,奔涌而去,执意要为春天举行一个美丽盛典。

      “桃花春色暖先开,明媚谁人不看来”唐人周朴的诗句,仿佛为桃林而写。偶遇“桃花节”,放眼看去,红桃、黄桃、蟠桃、黄油桃和红油桃次第开放,数万株桃花回环缭绕山头岭下,蓄满了季节的问候。桃林深处,四下幽静,只听见窃窃絮语。阳光灿烂或者轻风片雨之时,桃林里温润细碎的声息不断。听听桃花,清逸萦绕,风烟俱净,心绪清静。

      细细品味,方能领略桃花的风骨和品位。桃树蛰伏漫长酷冷的一冬,始终期待着苏醒,伸展,孕芽,含苞,绽放,不忘初心。每一枝都似乎十分相似,每一朵都似曾相识。阳光下,身穿斑马童装的蜜蜂,振动着色泽高贵的羽翼在花间飞来飞去;羽毛艳丽的山雀用富含水音的歌喉啁啾鸣唱,生动了桃园的景色。它们相互掩映,共倚春天之门,不论去岁今朝,红灿如初。

      桃林里,一群姑娘闪出,扬一头飘逸的长发,穿一身桃红色衣服,大方不忸怩,眼里噙着大山里养成的灵气,她们是这片桃林的主人。

      说起这群姑娘的事儿,当地一老妪双掌拍着膝盖,咯咯地笑,把一头白发都摇乱了。从这老妪嘴里得知,这群姑娘原来都是本村的人,以前在外地打工,近年来才返乡务农。其中也有外地姑娘随着心上人嫁到这里,成了村里能干的媳妇,被传为佳话。这片桃林,就是这群姑娘种植的。通过几年来辛勤劳动,硬是把这片荒山野岭变成了花果山。听了姑娘们的事迹,大家“啧啧”声不断,我对她们不禁肃然起敬。桃花美,姑娘们更美。

      千亩桃园,改变了这里的生态环境,美了村庄,美了田园、美了河流,美得令人心旷神怡。山坡上的桃园和山下的油菜花以及小河边的柳荫,交相辉映,构成一幅美丽的乡村图景。我的思绪,在这幅图画的浸染中,变得浪漫、丰饶……

      责任编辑:向磊
      pk彩票五星组选60技巧_pk彩票五星组选120 郭采洁向汪峰道歉| 教师节祝福语| 乾隆花瓶1磅卖出| angelababy| 红楼梦| 克里斯特尔斯复出| 完美世界| 波波维奇| 向日葵| 你好旧时光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