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body id="uj9tj"><pre id="uj9tj"></pre></tbody>
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      情系边城

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4-12 10:07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张中原 编辑:向磊

      张中原

      从秀山来到湘西边城,车子走在白河桥上,透过车玻璃窗,望见亭子庇护下一刻了“茶峒”二字的巨大石碑,挺立在白河的渡口坎上。

      我的心快速地跳动起来,在书中读了无数遍的边城茶峒终于在现实中看见了。

      踏上茶峒的土地,走在光滑的石板街上,吊脚楼的翘檐如鹰翅似的伸展在头顶上,庇护着下面古色古香的木板壁和雕花门窗。

      穿街过巷,寻找沈老先生笔下的遗迹:“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,近山一面,城墙俨然如一条长蛇,缘山爬去。临水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筑码头,湾泊小小篷船。贯穿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,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,一半在水,因为余地有限,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。河中涨了春水,到水脚逐渐进街后,河街上人家,便各用长长的梯子,一端搭在自家的屋檐口,一端搭在城墙上。”

      只是河街还依稀存有古街的韵味,城墙已荡然无存了。码头上全修成了一道道长长的石梯,也湾泊许多小小篷船,当然是游船。原来的水脚地也铺成了一溜宽敞的石板街。一处吊脚楼上明显地标着“顺顺吊脚楼”。循着河街朝河的下游走去,大概就是书中描写的“由四川过湖南去,靠东有一条官路”的官路吧,半山腰上屹立着白色小塔,下面却是水碾。

      水碾本来不是在这里,开发的人大概也没有认真读过《边城》吧,或许“尽信书,不如无书”,也许是为了游客的方便,把它集中到这里来的吧。

      白河流到茶峒,“这条河水的河面,在茶峒时虽宽约半里,当秋冬之际水落时,河床流水处不到二十丈,其余只是一滩青石。”原来的青石滩,被修成了两个孤岛——翠翠岛、天保傩送岛,挤掉了过去古河道的宽敞豁亮。

      遥望翠翠和她狗的背影,眼泪立即冒出来,滚下脸颊,我急忙背过身去,生怕别人看见。翠翠那么善良弱小,孤立在露天之下,谁为她遮风挡雨?爱她疼她的爷爷也逝去了。

      擦干眼泪,静下心来,回头往上游走去。来到渡口边,人们争着在“拉拉渡”石碑前留影,几个年轻姑娘说说笑笑也在轮流拍照,我的眼睛走神了,似乎看见翠翠带着黑中俏夭夭、枣子脸二姑娘、三三、抱着丈夫或儿子的萧萧。渡船过来了,荡得钢筋做成的拉索“噼噼啪啪”响。

      等我回过神来,她们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!深邃迷人的湘西边城茶峒,弥漫着沈老先生笔下动人故事。

      “渡船头竖了一枝小小竹竿,挂着一个可以活动的铁环,溪岸两端水面横牵了一段废缆索,有人过渡时,把铁环挂在废缆上,船上人就用手攀缘那条缆索,慢慢牵船过对岸去。”如今,渡船基本上保持了古设施样貌,只是废缆换成了钢筋拉索,船夫也是位老人,始终古板着脸,似乎没有翠翠爷爷的和善。

      走上天保傩送岛,盯着他们两兄弟在竹筏上,满是朝气活力,天保手撑竹竿,眺望河对面的翠翠。那凄美的故事,真叫我心潮澎湃,难以平静!

      天保啊,你不理解爷爷的心啊,他爱翠翠,对她的终身大事是多么不放心哪!你不要怨恨他老人家。

      傩送啊,你也一样,请不要怨恨翠翠的爷爷,贫苦自卑的老船夫,怎不牵挂翠翠的终身大事呢?你哥哥在茨滩出事,是他自己太倔,不能怪翠翠的爷爷。

      我是草根,晓得自卑的苦痛,似乎有好多话要对两兄弟讲。

      晚上,在观河楼上,靠在栏杆上,望着彩灯映射下的翠翠孤独凄凉的背影,我尽情地淌下了眼泪!

      躺在床上,车声人声渐渐地寂静下来,只有河水淙淙流淌。随着边城那优美动人的故事进入梦乡,飘浮在二老傩送的歌声里,上了白塔,飞上悬崖半腰,摘一束肥大的虎耳草,在蓝色的天空中追上翠翠献给她……

      第二天清早,乘着小车离开茶峒,透过车窗,眺望翠翠孤独凄凉的塑像,我在心里默默地呼唤:“二老傩送啊,你快回来吧,翠翠还在等着你,她等得好苦。”翠翠的塑像在泪光里消失了。

      责任编辑:向磊
      pk彩票五星组选60技巧_pk彩票五星组选120 向日葵| 周琦五犯离场| 杨振宁| 华为| 环太平洋:雷霆再起| 克里斯特尔斯复出| 易烊千玺唱功| 环太平洋:雷霆再起| 哈尔滨|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|